【 小 歌 女 】
  在 1963 10 10 日 的 香 港 有 位 小 女 孩 出 世 了 , 她 就 是 明 日 巨 星 『 梅 艷 芳 』 , 阿 梅 出 生 於 單 親 家 庭 , 四 歲 半 開 始 就 到 處 登 台 唱 歌 , 小 小 年 紀 的 她 日 間 上 學 、 夜 晚 唱 歌 , 所 以 就 沒 有 時 間 讀 書 , 初 中 未 讀 完 就 要 輟 學 , 在 荔 園 、 酒 廊 、 歌 廳 表 演 , 直 到 1982 年 阿 梅 的 轉 捩 點 出 現 , 姐 姐 梅 愛 芳 報 名 參 加 第 一 屆 新 秀 歌 唱 比 賽 時 , 替 她 一 同 報 名 參 加 歌 唱 比 賽 , 初 賽 時 , 阿 梅 憑 其 出 眾 的 歌 技 台 、 冷 傲 的 面 孔 、 沉 厚 的 聲 線 , 令 評 判 團 留 下 了 極 深 刻 的 印 象 。 到 總 決 賽 當 日 , 阿 梅 的 超 水 準 演 出 「風 的 季 節 」 拿 取 了 冠 軍 , 得 分 更 達 至 完 美 的 數 分 , 就 此 一 曲 『 風 的 季 節 』 在 一 息 間 改 變 了 梅 艷 芳 的 一 生 。
【 初 現 光 煌 】
 1982 年 阿 梅 推 出 第 一 首 歌 曲 「 心 債 」 , 予 人 濃 烈 的 滄 桑 感 , 差 點 令 人 忘 記 當 時 她 不 過 是 個 十 八 歲 的 女 孩 子 。 初 出 道 的 阿 梅 雖 然 憑 徐 小 鳳 一 曲 成 名 , 可 是 就 給 人 「 徐 小 鳳 第 二 」 的 感 覺 , 活 在 別 人 的 陰 影 之 下 , 要 獨 立 發 展 有 一 番 成 就 卻 要 加 把 勁 。 1983 年 阿 梅 推 出 首 張 個 人 唱 片 「 赤 色 梅 艷 芳 」 大 受 歡 迎 , 唱 片 更 獲 得 五 白 金 的 銷 量 佳 績 , 歌 曲 亦 首 次 入 選 年 度 十 大 , 令 人 對 她 刮 目 相 看 。 形 象 上 亦 有 賴 劉 培 基 替 阿 梅 設 計 形 象 , 阿 梅 先 能 夠 擺 脫 「 徐 小 鳳 第 二 」 的 名 字 , 得 到 眾 人 認 同 繼 續 在 歌 壇 發 展 。
【 出 道 生 涯 】
  初 出 道 的 阿 梅 遇 過 不 開 心 的 事 , 阿 梅 記 得 當 時 夜 晚 穿 著 歌 衫 走 場 , 只 夠 錢 搭 巴 士 , 巴 士 上 其 他 乘 客 就 當 阿 梅 怪 物 睇 , 由 頭 望 到 她 落 腳 , 感 覺 就 好 似 比 人 話 你 賣 淫 , 當 時 阿 梅 比 人 的 眼 光 侮 辱 得 非 常 緊 要 。 阿 梅 說 : 還 有 大 部 份 的 觀 眾 都 只 接 受 我 的 歌 而 不 接 受 我 。 記 得 有 一 年 的 聖 誕 節 到 某 酒 店 表 演 完 後 往 取 車 的 時 候 , 有 三 名 年 青 的 「 飛 仔 」 把 我 認 出 來 , 他 們 說 了 很 多 很 多 不 堪 入 耳 的 說 話 罵 我 , 由 於 是 聖 誕 佳 節 , 路 上 都 堆 滿 了 人 群 , 令 我 十 分 難 堪 。 那 一 剎 真 的 好 想 擲 下 化 箱 然 後 痛 罵 他 們 一 頓 。 但 我 知 道 這 樣 一 罵 便 儀 態 盡 失 , 也 破 壞 了 形 象 。 於 是 決 定 要 「 忍 」 , 可 是 那 一 剎 眼 淚 幾 乎 要 奪 眶 而 出 , 幸 好 最 後 也 沒 有 哭 出 來 。 這 一 頁 辛 酸 血 淚 史 , 對 阿 梅 成 長 性 格 有 很 大 影 響 。
【 初 現 銀 幕 】
 1984 年 阿 梅 推 出 第 二 張 唱 片 「 飛 躍 舞 台 」 , 但 不 知 什 麼 原 因 竟 然 唱 片 銷 量 只 是 一 般 , 但 「 飛 躍 舞 台 」 、 「 不 信 愛 有 罪 」 、 「 發 電 一 千 VOLT 」 等 歌 曲 也 流 行 一 時 , 阿 梅 仍 是 當 時 新 進 歌 手 中 最 受 注 目 的 一 個 。 同 年 阿 梅 接 拍 了 第 一 部 電 視 劇 「 香 江 花 月 夜 」 , 「 第 一 次 演 戲 就 演 電 視 , 會 比 較 困 難 」 阿 梅 講 因 為 電 視 拍 戲 一 shot 過 , 演 員 要 一 下 子 唸 熟 一 疊 厚 厚 的 台 詞 , 對 於 演 戲 初 哥 會 是 很 重 的 負 擔 。 但 拍 「 香 江 花 月 夜 」 得 到 名 師 指 導, 在 演 戲 方 面 獲 益 良 多 。 第 一 個 星 期 她 真 的 很 擔 心 , 一 早 就 唸 熟 劇 本 , 曾 江 跟 我 有 最 多 對 手 戲 , 亦 最 帶 到 我 入 戲 , 有 時 好 驚 , 因 為 他 的 樣 子 很 惡 , 但 他 叫 我 不 要 怕 , 集 中 精 神 望 著 他 做 戲 , 一 路 下 來 , 知 道 他 不 是 那 麼 惡 的 , 自 己 輕 鬆 了 , 亦 易 入 戲 。 曾 江 可 以 說 在 演 戲 方 面 幫 到 梅 艷 芳 一 把 , 加 上 電 視 台 現 場 收 音 的 訓 練 , 使 梅 艷 芳 由 一 個 完 全 不 懂 做 戲 的 人 , 逐 漸 知 道 什 麼 叫 電 影 , 演 戲 。 拍 電 影 就 變 得 容 易 得 多 。
【 紅 極 一 時 】
 1985 年 阿 梅 推 出 第 三 張 唱 片 「 似 水 流 年 」 , 唱 片 封 套 以 一 身 中 性 的 打 扮 在 當 年 來 說 是 十 分 突 破 , 穿 上 西 裝 及 披 著 長 長 大 褸 的 阿 梅 十 分 有 型 。 當 時 吸 引 許 多 年 青 人 模 仿 阿 梅 的 中 性 打 扮 , 此 外 「 似 水 流 年 」 一 曲 更 成 功 為 她 吸 納 了 一 批 較 成 熟 的 聽 眾 , 令 到 一 些 本 來 不 太 喜 歡 阿 梅 的 觀 眾 也 漸 漸 地 開 始 接 受 她 。 同 年 推 出 第 四 張 唱 片 「 壞 女 孩 」 其 一 身 豪 放 不 羈 瀟 灑 佻 脫 的 形 象 , 阿 梅 「 型 而 不 壞 」 的 壞 女 孩 形 象 , 深 入 人 心 且 廣 受 歡 迎 , 一 時 間 少 女 們 都 以 「 梅 艷 芳 髮 型 」 為 時 尚 潮 流 紛 紛 仿 傚 。 「 壞 女 孩 」 一 碟 更 創 下 前 無 古 人 後 無 來 者 的 八 白 金 銷 量 紀 錄 , 阿 梅 旋 即 成 為 炙 手 可 熱 的 一 線 歌 手 , 更 首 次 奪 得 TVB 「 十 大 勁 歌 」 的 最 受 歡 迎 女 歌 星 大 獎 及 第 四 屆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憑 「 緣 份 」 獲 最 佳 女 配 角 。 十 二 月 , 阿 梅在 紅 館 舉 行 了 她 的 首 個 個 人 演 唱 會 , 更 創 下 十 五 場 的 佳 績 , 可 見 她 的 受 歡 迎 程 度 一 時 無 兩 。
【 身 心 受 創 】
  成 名 後 所 付 出 的 代 價 就 更 大 , 阿 梅 便 是 一 個 例 子 。 娛 樂 報 章 經 常 傳 她 吸 毒 、 整 容 , 只 要 稍 有 異 動 , 就 傳 她 自 殺 、 墮 胎 等 , 不 利 的 傳 聞 一 直 沒 有 放 過 她 。 隨 便 地 舉 兩 個 例 子 : 初 出 道 時 的 阿 梅 十 分 瘦 , 人 們 便 傳 她 吸 毒 ; 阿 梅 因 太 瘦 不 肯 穿 著 短 袖 衫 時 , 人 們 便 傳 她 身 上 有 紋 身 。 這 些 不 負 責 任 的 報 導 對 一 個 女 孩 子 不 容 易 應 付 , 阿 梅 所 受 的 打 擊 及 壓 力 有 多 大 , 大 家 也 可 以 想 像 吧 。 幸 好 阿 梅 憑 著 她 堅 毅 的 性 格 、 努 力 、 加 上 不 肯 認 輸 的 性 恪 , 漸 漸 將 「 墟 」 聲 變 為 「 掌 」 聲 , 更 成 為 八 十 年 代 最 紅 及 最 受 歡 迎 的 女 歌 手 , 事 業 上 寫 下 她 那 光 輝 的 一 頁 。 那 些 不 利 的 傳 聞 也 隨 著 日 子 流 逝 而 不 攻 自 破 。

【 閃 耀 舞 台 】
 1986 年 阿 梅 推 出 「 妖 女 」 、 87 年 推 出 「 似 火 探 戈 」 及 「 烈 焰 紅 唇 」 , 阿 梅 一 直 穩 坐 本 地 樂 壇 天 之 驕 女 的 寶 座 。 1987 年 阿 梅 又 勇 闖 另 一 個 高 峰 , 阿 梅 推出 的 「 烈 焰 紅 唇 」 性 感 形 象 轟 動 全 城 , 還 創 下 廿 八 場 的 演 唱 會 紀 錄 , 所 以 有 「 梅 廿 八 」 之 稱 號 。 1988 年 阿 梅 推 出 「 夢 裡 共 醉 」 、 89 年 推 出 「 淑 女 」 , 在 80 年 代 阿 梅 開 創 了 不 少 先 河 , 令 本 來 要 乖 乖 站 在 台 上 唱 歌 的 女 歌 星 , 變 成 不 只 能 歌 , 更 要 擅 於 舞 台 演 釋 , 講 求 形 象 及 台 風 , 令 本 來 流 行 的 民 歌 小 調 曲 風 氣 , 她 一 下 子 帶 來 了 一 連 串 勁 歌 , 歌 詞 更 是 新 潮 大 膽 。 而 一 眾 女 歌 星 只 需 一 臉 純 情 上 台 , 阿 梅 卻 帶 來 了 各 式 各 樣 的 形 象 , 時 而 妖 女 , 時 而 淑 女 , 更 帶 給 自 己 一 個 「 百 變 梅 艷 芳 」 的 稱 號 。 她 當 然 帶 來 了 不 少 金 曲 , 十 多 年 後 的 今 天 , 那 些 「 壞 女 孩 」 、 「 妖 女 」 、 「 似 水 流 年 」 仍 然 在 歌 迷 腦 海 中 盤 旋 。 88 年 阿 梅 憑 「 胭 脂 扣 」 獲 得 台 灣 金 馬 獎 最 佳 女 主 角 , 期 間 , 阿 梅 接 拍 了 一 個 名 錶 廣 告 , 廣 告 內 的 一 句 「 不 在 乎 天 長 地 久 、 只 在 乎 曾 經 擁 有 」 , 至 今 天 仍 然 令 人 留 下 深 刻 印 象 。

【 六 四 民 運 】
 89 年 獲 得 第 八 屆 香 港 電 影 金 像 獎 最 佳 女 主 角 及 最 佳 電 影 歌 曲 , 令 她 在 電 影 界 得 到 人 認 同 , 全 靠 「 胭 脂扣 」 阿 梅 電 影生 涯 另 一 個 開始 , 一 個 轉 捩 點 , 還 獲 得 香 港 藝 術 家 年 獎 「 歌 唱 家 獎 」 。 同 年 發 生 了 六 四 民 運 事 件 , 阿 梅 在 六 四 民 運 , 是 香 港 演 藝 界 反 應 最 熱 烈 最 積 極 的 一 人 。 到 今 日 , 大 部 分 香 港 人 都 把 這 件 慘 事 拋 諸 腦 後 , 阿 梅 自 言 仍 是 「 民 主 運 動 的 忠 貞 分 子 。」

 「 我 做 每 一 件 事 都 好 積 極 , 會 訓 晒 身 , 如 果 我 在 支 持 六 四 方 面 半 途 而 廢 , 就 會 好 浪 費 以 前 所 做 的 一 切 , 如 果 我 現 在 放 棄 , 就 連 一 線 生 機 都 沒 有 了 。 」 阿 梅 情 辭 懇 切 的 說 。 因 為 支 持 六 四 民 運 表 現 激 烈 , 阿 梅 已 經 被 中 共 列 入 黑 名 單 。 但 阿 梅 坦 言 不 會 困 此 而 畏 縮 , 她 今 次 辭 演 關 錦 鵬 的 「 阮 玲 玉 」, 「 個 人 安 危 」 問 題 並 非 考 慮 的 主 因 , 「 雖 然 有 關 方 面 說 不 介 意 我 搞 過 民 運 , 不 過 如 果 有 人 留 難 我 , 要 我 寫 悔 過 書 , 我 是 絕 對 不 可 以 忍 受 , 衝 突 爭 持 不 下 , 不 知 會 搞 出 什 麼 , 可 能 會 牽 連 到 其 他 工 作 人 員 。 」阿 梅 經 過 慎 重 考 慮 , 而 作 出 辭 演 的 決 定 , 放 棄 關 錦 鵬 為 她 度 身 訂 造 , 籌 備 兩 年 的 「 阮 玲 玉 」 演 出 機 會 , 在 藝 術 方 面作 出 了 犧 牲 。

 阿 梅 說 她 現在 是 「 賭 一 舖 」 。 「 我 本 來 已 經 拿 了 加拿 大 passport , 一 兩 年 後 會 過 去 居 住 。 但 六 四 之 前 , 我 會 積 極 去 申 請 居 留 , 六 四 之 後 ,我 考 慮 得 好 清 楚 , 我 不 要 去 。 我 不 是那 種 拿 了 passport 才 敢 站 出 來 ,講 說 話 的 人 。 我 搏 到 九 七 , 在 這 段 期 間 , 我 仍 會 留 在 香 港 , 盡 我 最 大 努 力 , 這 麼 才 說 得 上 無 悔 今 生 。 」

【 告 別 舞 台 】
 1990 年 舉 行 第 三 次 個 人 演 唱 會 , 名 為 「 百 變 梅 艷 芳 夏 日 耀 光 華 演 唱 會 」 , 連 開 30 場 的 佳 績 把 阿 梅 的 事 業 推 上 另 一 高 峰 時 , 阿 梅 急 流 勇 退 宣 佈 再 不 領 取 有 關 音 樂 上 的 獎 項 , 但 仍 會 繼 續 灌 錄 唱 片。 1991 年 阿 梅 的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以 一 膽 演 出 挑 戰 麥 當 娜 , 更 再 度 成 當 時 傳 媒 焦 點 , 各 報 紙 雜 誌 紛 紛 以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的 大 膽 演 繹 大 肆 報 導 , 更 一 度 被 傳 媒 封 至 III 級 程 度 。 92 225 日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因 背 脊 骨 神 經 痛 取 消 , 當 時 在 紅 館 歌 迷 知 道 後 , 都 好 擔 心 阿 梅 的 身 體 能 否 支 持 下 去 。 而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的 最 後 一 場 , 阿 梅 在 眾 圈 中 好 友 出 現 紅 館 以 表 支 持, 而 在 演 唱 會 尾 聲 時 段 眾 好 友 一 同 上 台 大 唱 大 玩 , 最 後 阿 梅 唱 到 最 後 一 首 歌 時 , 全 場 歌 迷 情 緒 推 至 高 峰 , 熱 淚 盈 眶 , 台 上 台 下 都 充 斥 一 種 難 捨 難 離 的 氣 氛 , 最 後 阿 梅 以 一 曲 《 回 頭 已 是 百 年 身 》 圓 滿 結 束 這 個 告 別 演 唱 會 。
【 告 別 剖 白 】
 1991 年 阿 梅 以 全 新 的 特 破 , 以 野 艷 的 形 象 推 出 『 慾 望 野 獸 街 』 大 碟 。 事 業 如 日 方 中 的 阿 梅 昂 然 宣 告 別 舞 台 除 了 演 出 電 影 、 出 唱 片 及 出 席 一 些 慈 善 演 出 外 , 便 不 再 作 任 何 公 開 表 演 , 這 個 決 定 傷 透 了 歌 迷 的 心 。 她 舉 行 了 30 場 「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」 後 , 便 開 始 到 世 界 各 地 舉 行 她 「 告 別 巡 迴 演 唱 會 」 , 作 為 她 在 舞 台 表 演 的 一 個 總 結 。 對 於 當 年 的 決 定 , 阿 梅 在 一 次 電 台 訪 問 中 有 以 下 的 剖 白 ..... 「 我 想 每 一 個 人 都 會 有 一 段 時 間 短 暫 性 覺 得 倦 , 我 當 時 都 覺 得 有 少 少 厭 倦 感 。 因 為 其 實 數 數 手 指 , 從 四 歲 半 開 始 唱 歌 , 我 都 唱 了 好 長 時 間 。 因 此 有 一 段 時 間 好 想 趁 自 己 後 生 , 希 望 可 以 尋 找 到 另 一 個 天 空 。 結 果 , 我 的 選 擇 可 能 是 錯 的, 但 我 也 不 曾 後 悔 。 因 為 三 年 沒 有 唱 歌 的 日 子 , 令 我 體 會 了 很 多 人 情 冷 溫 。 這 個 是 一 個 跟 紅 頂 白 的 行 業 , 當 有 利 用 價 值 的 時 候 有 些 人 會 用 一 副 面 孔 對 你 , 當 宣 佈 不 再 領 取 獎 有 些人 又 會 用 另 一 副 面 孔 對 待 你 , 會 更 加 清 楚 身 邊 那 些 才 是 真 正 的 朋 友 。 其 實 我 還 算 好 運 , 那 些 人 的 面 孔 不 是 太 差 , 但 我 是 知 道 , 感 覺 到 轉 變 了 。 後 期 自 己 想 清 楚 , 無 論 我 選 擇 了 這 行 業 , 或 是 當 年 暫 別 了 舞 台 也 好, 所 有 都 是 自 己 的 決 定 , 必 須 承 受 及 面 對 。 我 覺 得 當 年 宣 佈 不 領 獎 , 後 期 所 發 生 的 事 都 必須 承 受 。 初 初 會 感 覺 很 心 酸 , 慢 慢 地 會 睇 得 好 化 。 又 或 是 當 年 我 唔 暫 別 舞 台 , 今 日可 能 己 經 被 淘 汰 了 , 自 己 可 能 會 覺 得 更 加 難 受 呢 ! 」
【 熱 心 慈 善 】
 1991 年 告 別 舞 台 後 致 力 於 慈 善 活 動 , 阿 梅 為 了 「 演 藝 界 總 動 員 忘 我 大 匯 演 」 終 於 到 了 北 京 。 事 隔 兩 年 再 踏 入 北 京 參 加 賑 災 慈 善 晚 會 , 打 破 了 不 再 北 上 之 諾 言 。 來 到 這 塊 曾 令 她 心 痛 、 哀 傷 的 地 方 , 阿 梅 站 在 天 安 門 前 暗 然 流 淚 。 這 段 期 間 阿 梅 致 力 醉 心 於 慈 善 工 作 及 演 出 , 之 後 更 成 立 了 『梅 艷 芳 四 海 一 心 基 金 會 』 及 捐 出 巨 款 到 醫 院 添 設 更 先 進 的 醫 療 設 備 , 同 年 也 已 個 人 名 義 捐 出 告 別 舞 台 演 唱 會 收 入 之 百 萬 元 建 興 一 所 東 華 三 院 梅 艷 芳 護 老 中 心 。 梅 艷 芳 為 香 港 社 會 作 出 貢 獻 , 回 饋 社 會 , 實 在 相 當 難 得 。

【 風 采 依 然 】
 1993 年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以 1023 日 定 為 梅 艷 芳 日 , 阿 梅 雖 然 已 經 不 再 領 取 音 樂 獎 項 , 但 阿 梅 的 成 就 不 能 否 定 , 所 以 93 年 獲 得 榮 譽 大 獎 及 94 年 阿 梅 奪 得 金 彩 虹 十 大 演 藝 紅 人 , 阿 梅 的 樂 壇 地 位 無 人 能 替 代 。 小 休 三 年 , 阿 梅 最 終 敵 不 過 熱 情 的 歌 迷 。 94 年 舉 行 了 一 個 名 為 「 梅 艷 芳 感 激 歌 迷 演 唱 會 」 歌 迷 會 聚 會 。 阿 梅 又 再 度 踏 上 舞 台 狂 歌 熱 舞 , 再 度 為 歌 迷 帶 來 無 限 歡 樂 。 當 晚 出 席 的 歌 迷 坐 滿 了 伊 利 沙 伯 體 育 館 , 所 有 歌 迷 都 歡 喜 若 狂 。 証 明 了 阿 梅 沒 有 把 歌 迷 忘 記 , 歌 迷 也 沒 有 離 棄 她 。 而 因 梅 艷 芳 為 大 球 場 首 個『 超 級 樂 壇 創 世 紀 』 演 出 , 其 中 一 部 份 與 羅 文 大 跳 勁 舞 , 兩 人 妖 味 十 足, 回 響 甚 大 。 至 這 個 大 球 場 演 出 後 , 全 樂 壇 報 紙紛 紛 要 求 梅 艷 芳 再 重 踏 舞 台 表 演 , 而 每 逢 阿 梅 上 電 台 做訪 問 時 , 第 一 個 問 題 一 定 是 『 阿 梅 你 幾 時 出 番 黎 ? 』 , 這 句 話 即 成 為 當 時 的 一 個 佳 話 , 因 為 阿 梅 妙 問 妙 答 , 『 我 無 走 到 ! 一 直 係 樂 壇 , 點 出 番 黎 唱 』 來 抵 擋 這 個 重 踏 舞 台 的 難 題 。

【 重 踏 舞 台 】
 在 這 幾 年 來 , 阿 梅 不 論 在 任 何 場 合 及 慈 善 演 出 , 都 會 給 人 問 她 何 時 再 重 踏 舞 台 。 終 於 在 1995 年 阿 梅 在 淡 市 中 連 開 15 場 名 為 「 梅 艷 芳 一 個 美 麗 的 回 嚮 演 唱 會 」 , 當 時 阿 梅 為 個 唱 練 得 一 身 肌 肉 , 演 唱 會 開 始 更 展 示 她 苦 練 的 成 果 , 以 這 個 演 唱會 一 貫 阿 梅 百 變 的 形 象 , 加 上 大 型 歌 舞 及 大 膽 演 出 , 的 確 是 一 個 美 麗 的 回 響 。 而 這 個 演 唱 會 後 更 加 開 一 場 『 萬 眾 同 心 公 益 金 』 慈 善 演 唱 會 。
【 百 變 影 后 】
 除 了 歌 唱 事 業 外 , 在 電 影 方 面 阿 梅 也 有 很 好 的 成 績 。 自 83 年 起 參 與 電 影 的 演 出 , 至 今 演 出 過 的 電 影 達 40 多 部 , 演 繹 過 很 多 不 同 的 角 色 。 84 年 憑 「 緣 份 」 一 片 奪 得 最 佳 女 配 角 獎 , 其 演 技 得 到 別 人 的 賞 識 。 87 年 的 「 胭 脂 扣 」 , 絕 對 稱 得 上 是 阿 梅 的 代 表 作 。 其 出 色 的 演 技 為 她 奪 取 了 金 馬 獎 及 金 像 獎 最 佳 女 主 角 獎 項 , 演 技 得 到 了 肯 定 。 證 明 了 阿 梅 是 全 能 的 藝 人 , 能 歌 善 舞 而 演 技 出 色 的 藝 人 實在 不 多, 阿 梅 可 算 是 表 表 者 。 阿 梅 嘗 試 接 拍 過 不 同 類 型 的 角 色 , 當 中 不乏 佳 作 。從 影 的 四 十 多 部 電 影 作 品 中 , 阿 梅 表 示 以 下 的 作 品 她 是 較 喜 歡 的 : 「 川 島 芳 子 」 、 「 何 日 君 再 來 」 、 「 審 死 官 」 、 「 東 方 三 俠 」 。 97 年 許 鞍 華 邀 拍 「 半 生 緣 」 , 阿 梅 把 戲 中 正 中 帶 邪 的 「 曼 璐 」 演 活 了 , 結 果 又 再 度 為 她 帶 來 最 佳 女 配 角 獎 項 。 自 「 半 生 緣 」 後 , 阿 梅 挑 選 劇 本 更 加 嚴 謹 , 希 望 能 在 電 影 方 面 有 所 突 破 。
【 新 的 突 破 】
 1998 年 阿 梅 新 的 突 破 在 太 古 城 舉 行 她 入 歌 壇 以 來 第 一 次 『 變 奏 』 大 碟 簽 名 會 , 98 12 月 港 台 同 阿 梅 搞 金 針 獎 記 者 會 , 當 時 華 仔 學 友 送 上 千 朵 玫 瑰 花 祝 賀 , 令 到 阿 梅 好 感 動 。 99 4 月 阿 梅 開 「 百 變 梅 艷 芳 」 7 場 演 唱 會 , 演 唱 會 服 飾 非 常 性 感 誘 惑 , 與 猛 男 大 跳 辣 身 舞 直 逼 三 級 , 更 一 連 七 場 邀 請 了 樂 壇 上 親 密 戰 友 張 國 榮 任 其 演 唱 會 嘉 賓 。 ( 99 5 2 日 因 颱 風 臨 時 取 消 ) 因 當 時 其 演 會 唱 反 應 不 俗 , 故 在 99 9 月 再 添 食 4 場 「 梅 艷 芳 演 唱 會 99 延 續 篇 」 , 而 當 時 阿 梅 更 請 了 張 學 友 、 蘇 永 康 、 許 志 安 及 劉 德 華 任 演 唱 嘉 賓 。
【 演 技 出 色 】
 踏 入 千 禧 年 阿 梅 主 力 拍 電 影 , 10 月 接 拍 鍾 無 艷 反 串 演 繹 鹹 濕 皇 帝 , 阿 梅 演 繹 出 好 出 色 , 簡 直 演 活 了 齊 宣 王 一 樣 。 2000 9 月 阿 梅 為 徒 弟 不 惜 破 例 一 次 為 妖 怪 傳 配 音 , 2001 2 月 阿 梅 接 拍 了 慌 心 假 期 , 慌 心 假 期 是 阿 梅 新 的 嘗 試 , 部 戲 是 以 英 文 對 白 為 主 , 此 片 更 獲 多 項 最 佳 女 主 角 的 提 名 , 2001 6 月 阿 梅 接 拍 了 許 鞍 華 寫 實 電 影 「 男 人 四 十 」 , 與 張 學 友 合 演 , 阿 梅 亦 憑 此 片 獲 多 項 女 主 角 的 提 名 外 , 更 在 國 內 長 春 電 影 節 中 榮 獲 最 佳 女 主 角 獎 。
【 展 望 將 來 】
  踏 入 2001 年 , 阿 梅 比 從 前 低 調 , 出 唱 片 的 密 度 也 不 算 高 , 差 不 多 一 年 才 推 出 一 隻 國 語 碟 及 一 隻 廣 東 碟 , 重 質 不 重 量 。 而 當 中 兩 張 廣 東 大 碟 更 在 眾 音 樂 人 中 大 好 評 , 音 樂 元 素 上 更 嘗 試 一 些 特 別 的 樂 曲 , 歌 路 亦 漸 漸 趨 向 較 抒 情 的 慢 歌 , 但 遇上 適 合 的 快 歌 依 然 是 會 唱 的 。 末 來 的 日 子 都 會 較 著 重 歌 曲 的 質 素 , 形 象 反 而 次 要 。 2001 年 梅 艷 芳 密 鑼 緊 鼓 積 極 籌 備 踏 入 2002 年 其 紀 念 廿 週 年 的 活 動 , 頭 炮 的 廣 東 《 WITH 》 大 碟 更 是 史 無 前 例 與 香 港 十 幾 位 頂 級 歌 手 對 唱 , 亦 成 當 時 樂 壇 上 的 一 個 奇 蹟 。 同 期 , 現 今 歌 手 更 為 阿 梅 踏 入 樂 壇 廿 週 年 推 出 一 隻 致 敬 大碟 。 廿 週 年 紀 念 活 動 中 , 最 為 矚 目 是 『 梅 艷 芳 極 夢 幻 演 唱 會 』 , 連 開 十 場 更 四 度 加 開 , 場 場 爆 滿 , 本 來 演 唱 會 打 算 再 加 場 , 在 這 個 淡 市 中 最 當 紅 的 一 線 歌 手 都 只 是 開 6 - 7 場 , 證 明 香 港 的 樂 迷 對 這 個 樂 壇 頂 級 巨 星 仍 相 當 支 持 , 梅 艷 芳 完 成 香 港 演 唱 會 後 , 便 展 來 世界 巡 迴 演 唱 , 而 在 2003 年 尾 阿 梅 亦 在 香 港作 終 極 尾 站 。
【 再 度 行 善 】
 踏 入 2003 年 阿 梅 以 最 佳 狀 態 示 人 , 更 為 多 本 時 裝 雜 誌 作 封 面 人 物 。 4 1 日 阿 梅 親 密 戰 友 哥 哥 張 國 榮 的 離 去 , 一 度 令 阿 梅 極 為 心 痛 無 法 接 受 , 但 同 時 香 港 正 面 臨一 場 SARS 的 大 考 驗 , 兩 者 之 間 阿 梅 拋 開 低 落 的 心 情 , 選 擇 了 積 極 面 對 , 堅 強 去 為 這 臨 一 場 SARS 對 抗 。 『 茁 壯 行 動 』 是 梅 艷 芳 一 手 發 起 的 慈 善 活 動 , 以 往 『 台 灣 921 大 地 震 義 演 』 同 樣 都 是 阿 梅 極 速 發 起 呼 籲 。 1:99 音 樂 會 阿 梅 籌 備 計 劃 之 今 , 所 用 的 時 間 精 神 同 力 量 絕 對 是 值 得 作 為 我 們 歌 迷 引 以 為 傲 。 1:99 音 樂 會 演 唱 歌 手 更 是 陣 容 鼎 盛 , 是 近 年 最 強 大 的 慈 善 音 樂 會 。
【 人 生 考 驗 】
 2003 年 對 於 阿 梅 來 說 是 一 生 最 俱 考 驗 的 一 年 , 自 哥 哥 張 國 榮 的 離 去 後 ,阿 梅 完 成 1:99 音 樂 會 後 , 才 發 現 自 己 身 體 上 出 現 問 題 , 原 本 這 個 病 阿 梅 可 以 低 調 治 理 , 但 香 港 的 傳 媒 卻 迫 到 阿 梅 入 死 角 , 多 番 誇 張 失 實 去 渲 染 病 程 。 結 果 阿 梅 避 免 歌 迷 為 失 實 報 導 而 難 過 , 終 於 無 可 奈 何 地 向 全 世 界 公 布 自 己 已 患 了 子 宮 頸 癌 。 自 阿 梅 勇 敢 對 面 向 公 眾 表 白 後 , 全 港 市 民 、 歌 迷 及 身 邊 的 朋 友 都 紛 紛 支 持 她 。 阿 梅 接 受 治 理 期 間 , 工 作 量 有 增 無 減 , 而 『 現 代 美 容 』 卻 全 力 支 持 阿 梅 , 對 於 阿 梅 來 說 確 是 一 種 巨 大 的 精 神 支 持 。 除 了 美 容 廣 告 外 , 阿 梅 接 拍 張 藝 謀 導 演 《 十 面 埋 伏 》 , 當 然 阿 梅 的 《 梅 艷 芳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》 卻 成 為 梅 史 中 , 最 關 鍵 性 的 時 刻 。
【 歷 史 性 的 演 出 】
  《 梅 艷 芳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》 已 成 為 全 城 矚目 的 演 唱 會 , 很 多 市 民 都 想 成 演 唱 會 的 坐 上 客 , 以 行 動 去 支 持 患 了 病 的 阿 梅 。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能 順 利 完 成 , 對 於 阿 梅 來 說 又 跨 過 了 一 個 難 關 , 很 多 人 會 擔 心 阿 梅 能 否 支 撐 到 八 場 的 演 唱 會 , 但 事 實 證 明 了 阿 梅 憑 著 強 橫 的 意 志 力 , 將 整 整 八 場 的 演 唱 會 完 美 地 完 成 , 而 這 個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同 時 亦 創 下 一 個 有 極 多 嘉 賓 的 記 錄 , 相 信 都 不 會 有 歌 手 像 阿 梅 能 一 呼 百 應 , 將 所 有 巨 星 級 的 歌 手 作 有 情 演 出 。 而 今 次 的 《 梅 艷 芳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》 令 阿 梅 創 下 的 紅 館 演 唱 會 記 錄 推 至 147 場 , 同 時 亦 結 束 了 梅 姐 的 舞 台 演 出 。
【 梅 艷 芳 路 此 終 告 一 段 】
  梅 艷 芳 完 成 八 場 經 典 金 曲 演 唱 會 後 , 病 情 亦 起 了 變 化 。 她 沒 有 選 擇 停 下 來 休 養 , 而 繼 續 做 還 未 完 成 的 現 代 美 容 公 司 廣 告 拍 攝 。 相 信 梅 姐 已 知 自 己 時 限 無 多 , 她 仍 選 擇 用 最 後 一 口 氣 去 完 成 一 切 工 作 ,勇 氣 可 嘉 。 二 零 零 三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, 在 梅 艷 芳 知 己 朋 友 組 成 的 治 喪 委 員 會 公 布 , 梅 艷 芳 於 凌 晨 二 時 五 十 分 因 癌 病 引 致 肺 衰 竭 , 在 養 和 醫 院 病 逝 , 享 年 四 十 歲 。 梅 艷 芳 生 前 五 十 多 名 好 友 在 醫 院 陪 伴 她 走 完 人 生 最 後 一 程 , 成 龍 形 容 她 去 世 時 樣 貌 安 詳 、 美 麗 。 梅 姐 ! 我 地 永 遠 懷 念 你 , 更 珍 惜 你 留 給 我 們 一 切 的 美 好 片 段 , 永 留 心 中 直 到 永 遠 。